你的位置:首页››女生››现代言情››只在此刻的拥抱

只在此刻的拥抱丁丁张-著

主角:白树瑾 周达雨
《只在此刻的拥抱》是丁丁张2018年最新出的一本长篇小说,荒芜人生里,每个拥抱都值得纪念。一封写给所有漂泊者的情书!致那些可笑荒谬但必须经历的日子,致那些在这里找到自己和遇到另一个自己的人,致那些此刻不明所以日后却感激涕零的寻常时光,致那些可能实现却屡屡被验证不能实现的梦想。
字数:11 万字状态:完本时间:2019-12-03 11:58
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

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

举报
举报本书
举报类型:
举报内容:
联  系 人:
联系方式:
  • 作品简介
  • 猜你喜欢
  • 推荐阅读
  • 书友评论

《只在此刻的拥抱》是丁丁张2018年最新出的一本长篇小说,荒芜人生里,每个拥抱都值得纪念。一封写给所有漂泊者的情书!致那些可笑荒谬但必须经历的日子,致那些在这里找到自己和遇到另一个自己的人,致那些此刻不明所以日后却感激涕零的寻常时光,致那些小的破的贵的有个台灯有个定期要钱的房东的家,致那些可能实现却屡屡被验证不能实现的梦想,致大致相似,又那么不同的我们。

精彩阅读

2016年情人节,周达雨认识了一个男人,这个男人要改变她的人生轨迹,虽然她四顾一下,自己也没什么正经的人生轨迹可言。

这日子太没劲了。

周达雨这么想着,在梦里都要狂点头。

早上醒来,她盯着自己床头柜上的水晶球发了一会儿呆,外边应该是下了大雪,整个窗子明晃晃的,感觉太阳很大。

她拿起手机,看到几条未读微信。

是凌野。

除了红包,他说:

“很高兴认识你。”

“为了补偿昨天的伤害,今天请你吃午饭,不许拒绝,你应该也没有别的约会。”

“地点在这里。时间是十二点。”

一个补充进来的共享位置。

倒是离周达雨的工作单位很近,以及,怎么会是这里呢?

再看一眼时间,周达雨喊了一声:“迟到了!我的妈呀!”

妈在厨房里还没有来得及答话,她就已经破门而出了。

这样一个女子,在雪后初晴接近十点的时间里,是一个纷乱别致的存在。

头发蓬乱着,有几缕天线般地直立起来,脸上有宿醉后的浮肿,加上胡乱套上的白毛衣、露出毛衣的蓝色牛仔衫,怎么看都不像一个要通勤的上班女,倒像是个赶着去考试忘了带准考证跑回家去拿再跑出来的高中生,何况,她斜挂着的长背包正在拍打她的屁股,里边的东西发出胡乱的响声。

站在办事处门口,周达雨调整了一下呼吸,蹭着从门边弯腰滑过的时候,还是听见了李主任混合着浓痰的雷鸣般的喊声:“周达雨,你怎么不中午再来啊?”

母亲告诉周达雨,在这个单位上班,考勤就是命。

因为除了考勤,也没什么业绩可查。

周达雨弯腰僵住了,眼睛看着鞋,才发现自己穿了两只不同的袜子。只好举手致歉,顺势回答:“主任对不起,醒早了,没睡到中午。”

主任对她迟到的原因毫不关心,对她这样的回答更不关心。他只需对迟到的这位喊出名字,权威树立,上午的全部工作也顺势完成了。

从这点来看,周达雨的考勤问题,构成了主任上午最重要的工作,没有之一。

此时他沉吟了一下,像要说什么,但最终没说出什么。他的脸沟壑纵横着,下眼睑被老花镜放大,看不到眼睛的存在,他说:“赶紧着吧。”又环顾四周,“下午一点有个学习,不许请假,所有人都听到了啊。”

所有人不知道听没听到,也没有回应,主任呷水的声音覆盖了整个办事处,也淹没了周达雨“叮叮当当”坐进工位的声音。

是这里了。

坐了一年的办公室,也将坐很多年,想想都觉得绝望,无法呼吸。除了标语更替,似乎永远没有变化,包括身边的大姐们。她们被时间凝固了,声音、发型、工作姿势、和人交流时为了显得认真但又不耐烦可又得压住不耐烦的声音,都被凝固了。

周达雨像是坐在琥珀里给她们算工资,工资也没有变化。

每个月最繁重的工作,是把工资单切成条,再塞到信封里,一个个写好名字,在月中的时候发给她们。

周达雨总是切歪,因为工资条实在太细了,怎么可能切不歪。

“哎哟。”

周达雨叫了一声。

A4纸其实是非常锋利的。

周达雨的手指沁出了血。

脑海中,她正拿着一张纸,把这个工作地点削水果般切得七零八落,主任皮厚些,大概要费些气力。

十二点的时候,大姐们瞬间拿起饭盒,向食堂冲去。吃饭如此重要,让她们在此刻表现出了雷厉风行的一面,比火警警报响起还能快三十秒离开座位,对时间,尤其是下班时间的把握,如裁纸刀般锋利精确。

主任最后站起身,走到周达雨旁边:“小周,下午的学习会议,你必须参加,不可以请假哦。”

周达雨正按住手指观察伤势,忙不迭地说:“好啊好啊带伤参加。”

李主任摇头:“你们这些年轻人啊,玩心太重。”

玩心?周达雨对这个词想反驳了,主任,我不是玩心重,主任,我是没有心啊。

可为什么今天,心里惶惶的,凌野的约会,要去吗?

要去。

借此试着与干瘪的日子说声:滚蛋。

想到这儿,还真是勇气倍增。

站在与凌野约的地点时,周达雨肚子咕咕作响,这才想起自己没有吃早饭。

真是一个奇怪的约会!

一个陌生人,一个有端正鼻子还一起进了派出所的男人,一个刚刚认识的人,约着一起吃午饭,自己就去了,是不是太不端庄了?

可一个目前看起来蓬头垢面,昨夜喝了酒今天迟了到日子就这样过下去的自己,端庄有意思吗?

“我要改变我要改变我要改变!”周达雨拍拍自己的脸为自己壮胆。

按照凌野的定位,周达雨步行到具体地址,心怦怦直跳,不是吃饭吗,怎么会在“蜂巢”卡丁车场?

是的,被卡丁车嗡嗡作响围上去的,像蜂巢一般形状的存在,从来不在周达雨世界里,也永远是不被她关心的娱乐方式。

卡丁车?什么鬼?

而且,她竟然没有担心被放鸽子。她也很奇怪,自己为什么那么确定凌野一定会准时出现。

两只汉堡被放在袋子里,一只好看的手攥着它们,非常招摇地伸在了她面前。

那个声音再次出现了。

“吃饭太俗了,我觉得你和我都需要不同的午餐。”是凌野,他换了黑色帽衫,显得更年轻了些。头发纹丝不乱,鼻子在阳光下显得更加端正。他没有醉意,整个人全盘恢复了,在阳光下发着光,笑容很温暖,让人觉得像认识他很久。

“垃圾食品也能用来请人?”周达雨仰起脸来,故作不满意的样子,但肚子里的叫声暴露了她。

确实,心中无事最开心,垃圾食品最宜填饱肚子。

拿过汉堡,咬一大口,周达雨觉得自己踏实了一些。

“这地方就在我办公室的楼下,我为什么从来没有来过?”周达雨此时才觉得自己头发太乱了,阳光打在上边,再把影子投在地上,那几根避雷针,终于被她注意到,急忙用手往下捋了捋。

“是吗,这么巧?!所以说,反而是像我这样的外地人,才善于发现新鲜的地方。这种露天场,北京很少有的。”

嚼着汉堡,两个人走进卡丁车场。中午时段,又是工作日,这里空无一人。看场大叔被雪后的寒冷赶到了屋子里,给完他俩头盔,又问他们要几台车,周达雨摆手说:“我可不会开啊。”

凌野对她露齿一笑:“一会儿就会了。两台。”

他的声音干净、温暖、果决,像切纸刀一样锋利。

坐在场边的长椅上,阳光照下来,没什么力道,却让周身暖暖的。周达雨对这一切都有点蒙,人跟人真奇怪啊,昨天还素不相识,今天就坐在这样的阳光下吃汉堡了。

嗯嗯,一定是韩剧一样的生活正式来临了。她想。

“算命的,你没算到今天中午跟我在这里吃汉堡吧?”

“是,可你没想过万一我不来吗?”周达雨十分好奇地反问。

“没有啊,你不也没想过我不来吗?”凌野非常坚定。

“不不不,我想过,我只是顺便来看看。”周达雨噘着嘴,显出不满意的样子,“还有,我坚决抵制任何超过自行车速度的运动。”

她坚定地看着凌野:“说出来不怕你笑话,我有速度恐惧症。”

凌野笑了,眼睛眯成一条细线:“所以才需要脱敏疗法。”凌野似乎对她的刻意否认毫不在意,他把汉堡纸塞进纸袋,再把头盔戴在头上,跟她招手说:“我先热个身哦。”

周达雨眼看他上车,伴着卡丁车的声响,看到他呼吸般自然流畅地转弯,像一支墨水充足的自来水笔,画出弧线。

速度,那是什么?

周达雨初中毕业时,家门口的立交桥刚刚建成,她和同学走上去玩,被一个骑自行车疾驰逆行而来的妇女直接撞翻,膝盖上留了很大的一个疤,这让她害怕速度,导致她后来连自行车都没学会。

阴影就此形成,一旦车速过快,周达雨膝盖就隐隐作疼。嚼着汉堡的周达雨看着疾驰的卡丁车,眉头皱了起来,膝盖又有点疼。

他漂亮地甩了一个弧线,停下来,看向她,伸出手,说:“来吧。跑一圈。”

她摆手说“NO”,坚决不要,觉得会被甩出去,再重重地摔在地上,膝盖里的螺丝啊弹簧啊螺母啊钉子啊都将迸射而出。

之后,她像个机器人般,整个人木掉了。等缓过神来,凌野已经不由分说,将她拉到卡丁车的副驾,给她套上了头盔。

然后,她还没有尖叫出声,头盔的眼罩就被凌野迅速扣下。速度在瞬间提升起来,到她发出尖叫的时候,第一个弯道即将出现。

“啊!”周达雨的尖叫声冲出赛道,被甩到了某处。

凌野说:“没事儿,放心。”他把驾驶盘归位,提升速度。第二个可怕的弯道出现了,接近九十度吧,或者一百度,管他多少度。

“你放我下来!”周达雨声嘶力竭。

“不……”他果断地回答,任由周达雨的尖叫被甩出去。接着,继续下一个弯道……

“可……

能!”

三个字被他讲出,弯道已经过了三个。周达雨叫不出声,面色变得苍白,眼泪直接流了下来。

“你再不放我下来,我就喊救命了,我认真的,凌野。”周达雨声音都颤抖了,整个人像被贴在墙壁上般,动弹不得,而两条腿,则被卡丁车紧紧吸住。

凌野放慢车速,认真地看她。“越恐惧的东西,越要试着面对。”

“你赶紧……放我下来。”周达雨说,“我对这个一点都不感兴趣,以及,你千万别觉得你开得好我就会为此折服,一点都不会,我和你搭讪的那些女的完全不同……啊……”

凌野坚定果决:“我来告诉你,这是二十迈。”

“三十。”

“啊!”周达雨尖叫,“你赶紧给老子停下!”

“五十。一个人老在一个速度一个节奏里,会废掉的。”凌野的声音变得更大。

耳畔是风,前方是什么,周达雨不知道,也不想知道。此刻,整台卡丁车已经变成一只冲锋陷阵的工蜂,正在向自己的目标急速前进。

“八十!”越过一个弯道之后,周达雨听到凌野说,“睁开眼睛,马上就要飘了。”周达雨的耳畔全是风声,脚底能感到路面和轮胎接触的抖动,以及飞溅起的赛道上的雪。

“睁开眼睛啊,周达雨。”

凌野的声音在耳畔格外清晰。

周达雨抓紧扶手,睁开眼睛,似乎看到风从整个面罩上摔打过去,再在耳后形成一个旋涡,旋即消失不见。

世界在这一刻,似乎停止了转动。看向身边,凌野目光直视前方,心无旁骛,鼻梁挺直。

待车子停稳,周达雨整个人瘫倒在副驾驶位上,没力气说出一句话。似乎速度,真的没有那么恐怖?或者真如凌野所说,在一个节奏里人会废掉?自己难道甘于像被塞进复印机的A4纸?

周达雨面色苍白,她推开车门,赌气般地坐进另一台卡丁车内。

“告诉我怎么开。”她说。

这个下午,周达雨做了件勇敢的事,确切地说,是三件。一是和一个陌生人见面;二是挑战了速度;第三,她手机一直在振动,那里储备着足量的主任的咆哮,应该会在手机接通的那一刻奔涌而来吧。

但她是开心的,她可以有胆量去认识一个人,开一台车,那种掌控感,真的——棒呆了。

就是在这个时候,她做出辞职的决定的,让A4纸见鬼去吧。

“你什么时候回北京啊?”被送回办事处的周达雨,终于鼓足勇气问凌野。

“其实是晚上七点的机票。”凌野看了下手表,说。

“那再见吧。”周达雨转身要走。

“好,微信联系。”凌野似乎有话说,“我……”

“不对,还是别见了,反正也不会再见。”周达雨打断凌野的话,向凌野招手,觉得似乎这样的,基本上,也不会有再见的机会了吧。

“不过,真的很谢谢你。”她笑了,笑让这个姑娘在太阳下发出光来。

凌野欲言又止,车开走的瞬间,他摇下车窗说:“喂,算命的……我怎么觉得,你会来北京找我呢?”

周达雨怔了一下,转身进了办事处。

李主任的咆哮在打开门的瞬间扑面而来,没有留白。这么重要的学习,竟然有一个最年轻的办事处人员缺了勤,这太严重了,思想问题严重。

她听不清一切,也不想听清。大姐们在窃笑着,也觉得这小姑娘需要教育,不然太不像话。

周达雨的脑袋,像浸湿的拖把般,无法再有任何东西进入。

然后她听到自己说了六个字:“主任,我要辞职。”

李主任没有停下来,他年轻时做惯了自我批评,中年后又由此学会了批评别人,讲话总试图触达对方灵魂深处,早练就了嘴比脑子快的本事,此刻需要时间学会刹车,等把自己的排比句讲完,他才意识到周达雨说了什么。

“你脑子搞搞清楚,你知道自己进来时有多难吗?”

周达雨当然知道,她想起了母亲找李主任时的讪笑。

这反而让她更加坚定了。

“我要辞职。”她说,“主任,我想好了,我这两天来交接工作。”她觉得自己长大了,卡丁车像一台促使她变化的机器,速度给了她一些勇气,没有什么大不了的。向主任很韩式地鞠了一躬后,周达雨转身,走到自己座位,拿好那支从大学起就陪着自己的钢笔。

走出门去。

“喂,你什么意思?!你这丫头是疯了吗!”

她惊动了那些没有变化的大姐,大姐们的人生有两次兴奋:一次是办公室来了新人,一次是办公室走了老人。

这一次非常例外,办公室走了新人,还走得这么利落。

走出办事处的时候,周达雨的手一直在发抖。

“我要飞了,可以一直跟你聊天吗?”凌野发来微信。

哦,忘了删他的微信了。周达雨敲敲自己的脑袋。

拉黑一个人需要三步:找到他,点删除,点确认。

到第三步的时候,周达雨松开了手。

她犹豫再三,在对话框里回:“不可以。”

但事情常常从“不可以”开始,女人们口是心非大概如此。

这么来看,周达雨后来决定去北京跟凌野算有关系,平凡女子周达雨,要改变现在一成不变的生活。

种子一旦种下,心里就长满了草。

当晚,母亲在家里做了一桌菜,等着周达雨到家。主任的电话,当然比她的脚程快一点。

“你说不干就不干?”母亲利落地把饭盛在碗里,放在周达雨面前,这放碗的声音不大不小,像压在她心上。她埋头扒饭,要把母亲的埋怨和疑问,通通扒到肚子里去。

次日,她一早醒来,看到自己的妈整装待发。

“要出门啊?”她问。

“你不去上的班,我去。”

小城市有小城市的规则,也有小城市的不规则。周达雨的妈妈熟悉这些不规则,只当她的辞职是临时起意。但位子是要保住的,不然前边干吗死求活求找这个工作?

妈妈干吗去呢?帮着周达雨打卡。反正和主任是老同学,教育谁都是教育,周达雨她妈,也可以被教育。

被撂在一边无所事事的周达雨,第一次体会到了什么叫作无所事事。

双脚荡在蜂巢卡丁车场的长椅上时,她想起自己旁边曾经坐着一个叫凌野的家伙。这人,真的有点意思。

后来的几天里,他们常常发微信、说话——彼此在干什么,北京和这里是什么天气,周达雨仔细地回着。哪天没说话,心里又空落落的,像此时,三个小时没音信了,到底在干什么呢?

这状态如同网恋,很不符合周达雨的人设,但不是立志要改变人设吗?

凌野说,长期在一个节奏和速度里人就废了。可惜,她周达雨,从来没有速度,不知终点,要么匀速前进,要么……停止不动。

她是在这个停止不动的下午,做了去北京的决定的。

“去干吗?”马思思正准备结婚,此时拉周达雨到她的新房里,两人边喝啤酒,边对着她的婚纱照闲聊。

婚纱照真是中国最惨绝人寰的发明,发展这么多年,依然拥有最丑的框儿和最粗浅直白浮夸的表达。马思思很漂亮,化完妆却变成了好像原来很丑被修得很漂亮一样,男人则……本来很丑,因为化了妆又更丑了百分之三十。

“找找自己的可能性。”周达雨觉得自己说得太深奥了,马思思未必能懂。像发现了什么,周达雨指着婚纱照上那个男的。

“思思,你说实话,这男人你看着不恶心吗?”

“一开始吧,是挺恶心的,后来看习惯了。”马思思抚摸着自己手臂上的镯子,一点也不生气,“我妈说了,好看难看,看久了就看不出来了。”

周达雨用手戳了戳照片上那个人的脸:“可咱们的日子就这么过吗?就这么大无畏地奔向中年妇女吗?”

“啊,不然怎么过?”马思思继续摸镯子,长睫毛忽闪忽闪的。

“奋斗啊,年轻不是就该奋斗嘛!为梦想闯荡,一个人生活,多酷啊。”

马思思回过头看她:“你有病吧?”继而追问:“再说了,你有梦想吗?”

还真没有。

周达雨被问住了:“没有啊,可以找找看。”

马思思:“这么确定哦。”

周达雨拿了一个手镯对着灯看:“倒也没。”又喃喃自语:“但我要离开这儿,一天我也待不下去了。”

马思思噗嗤笑出了声:“你这样,像谁呢,像那部文艺片《立春》里的,唱歌剧那女的,王彩玲。”

她摇摇晃晃地起身,到墙上把婚纱照摘下来,扣住:“你不说我还不觉得,这么仔细一看,是有点恶心……周达雨,你娶我得了。”

周达雨推开她:“你走开,别影响老娘奋斗。”

马思思笑得花枝乱颤,花枝很粗大,简直要抖落下花瓣来。

“对了,我认识了一个人,他在北京。”周达雨突然有些小黯然。

“什么?网恋了吗?你要投奔他?”马思思是那种必须知道目的地的女孩,周达雨不是,但周达雨要什么,她也根本不知道。先上路吧,大概是这样的女的。

她只是觉得,如果再和平日一样自转下去,自己这颗不知名的小星球,就要毁灭了。必须强调的是,凌野不是唯一吸引她的理由,她甚至都不准备把自己即将去北京的事情告诉他。

他,只是开启了她对一件事、一个城市的向往,那个地方,在吸引她,往那里靠拢过去。

不管因为什么,反正在这里,所谓的故乡,活得也像个异乡人。

    1. 都市言情小说

      阅读都市言情小说是很多都市上班族闲暇之余放松的很好渠道,目前是主流的网络小说之一。这里无忧小说网为大家推荐2019最好看的现代都市言情小说完本,里面会涉及一些课外知识和生活经验,文笔流畅,情节一流,人物塑造饱满的作品,而不是霸道总裁玛丽苏。...

    1. 都市爱情小说

      都市爱情小说是暖男暖女们都很喜爱的小说体裁,很多好看的网络都市爱情小说更是写成剧本拍摄影视剧,这里无忧小说网为大家收集推荐了2019年最好看的都市爱情小说。小说中那般真实的场景,就像我们自己。就像我们自己一如既往的对爱情的憧憬。在看的时候,就充满无限唏嘘...

    1. 都市情感

      都市情感类的小说集合,此分类的小说,以男主为第一视角讲述了,偏向现实主义的都市故事,没有花里胡哨的系统,没有异能修真满天飞的世界,只有生活的艰辛,小人物的奋斗,以及婚后生活的摩擦,更有漂亮老婆的出轨,不甘与成长,弥漫在这喧嚣的都市之中。...

    书友评价

    最新评论

    类似小说

    精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