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的位置:首页››男频››军事››热血少年

热血少年汤祈岑、徐晓璐-著

主角:贺红衣 吴乾
2019年青春热血剧《热血少年》同名剧改小说。上个世纪20年代的上海,列强割据,军阀混战。闵行区平民吴乾为了给好兄弟卫乘风的奶奶治病,参加了洋人举办的万术大会,希望赢得高额奖金,同时结识了充满正义感和爱国情怀的贺红衣。怎料吴乾没有拿到奖金,却卷入了洋人与军阀的纷争中。
字数:87.75 万字状态:完本时间:2019-10-15 08:45
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

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

举报
举报本书
举报类型:
举报内容:
联  系 人:
联系方式:
  • 作品简介
  • 目录
  • 推荐阅读
  • 书友评论

2019年青春热血剧《热血少年》同名剧改小说。上个世纪20年代的上海,列强割据,军阀混战。闵行区平民吴乾为了给好兄弟卫乘风的奶奶治病,参加了洋人举办的万术大会,希望赢得高额奖金,同时结识了充满正义感和爱国情怀的贺红衣。怎料吴乾没有拿到奖金,却卷入了洋人与军阀的纷争中。

精彩阅读

上海租界内,歌舞升平,花园洋楼,电灯汽车。而距离租界不远的一片棚户区,则破败不堪,景象颓然。

暗夜迷雾之中,两个洋人提着皮箱,神色警惕地走入棚户区的街道。忽然,一辆黄包车停在二人面前。

“二位应该听说过,和三叔交易的规矩,一向如此。”车夫白毛将两根宽布条递给洋人。

两个洋人认为这样的要求简直无礼透顶,但一想到传闻中三叔的货从来没有问题,也就认了,老老实实将宽布条蒙在眼睛上,坐上了白毛的车。

白毛拉着两个洋人兜兜转转,跑了半个时辰才停下。洋人迫不及待摘下眼罩,只见面前的街道上白事商铺绵延无尽,“冥”字歪歪扭扭贴满门帘,白纸花漫天飞舞。白毛引着二人来到“千古白事店”门前,周围漆黑一片,阴森恐怖。

“这是什么地方?”两个洋人不禁脊背一阵冰凉。

白毛嘿嘿一笑,“听过城隍庙吧?这是县隍庙。”

恰时,店门从内打开,露出一张帅气逼人却不失狡黠的鲜嫩面庞,“Please”。细看之下,这张英俊的脸颊上竟然还贴着一小块煞风景的膏药。此人正是棚户小霸王,吴乾。

千古白事店中一片昏暗,只在屋内四角燃着几根小蜡烛,映出土夫子打扮的吴乾和董大锤。吴乾示意董大锤亮货,大锤打开箱子,箱内的夜明珠顿时发出耀眼光芒,照亮了吴乾嘴角的微笑。

“我老子和张德公公拜过把子,指的地儿好货出了不少,拳头大的夜明珠就这么一对。”吴乾得意地看着箱子中的夜明珠。

洋人拿出放大镜凑上前,准备拿起夜明珠细看。

吴乾将他的手打掉,“连个手套都不带,划了皮蹭了灰赔得起吗?你们到底是不是收古董的!”

“是是是。”洋人连忙拿出手套。

吴乾却直接合上了箱子,“跟我交易,就得听我的规矩,我从不验货!”

两个洋人用英文嘀嘀咕咕半天,思忖半晌,只得让步。吴乾见洋人妥协,心下暗喜,于是更加放心大胆地装模作样起来,要求验洋人的货。

“不是不验货吗!”洋人一脸震惊。

“那是我的货不用验!”吴乾毫不让步。

洋人无奈,从皮箱里小心翼翼地捧出一尊玉磬。吴乾拿起玉磬装模作样地把玩着,偷偷打量洋人的神情,见洋人万分宝贝地盯着玉磬,心下顿时了然,这一定是个好东西,于是极力克制内心的兴奋,冷着脸冲洋人比了一个给钱的手势。

洋人拿出一叠大洋,“这是有龙纹的玉磬,然后我再加一百大洋,一起换你的夜明珠。”

吴乾摇摇头,“No,No,No,还得再加五十大洋。”

“What?!”

吴乾指指自己脸上的膏药,“为了这珠子我差点死在地下,你看看我的脸?”

董大锤推出一架手推床,上面躺着浑身缠满绷带的阿蛙,身上的腐烂之气和脓血让洋人退避三分。其实,手推床上有两个洞,阿蛙的双腿就藏在里面……

吴乾指指可怜的阿蛙,不依不饶道,“还有,我兄弟腿都断了,工伤,也得算在买家头上!”

两个洋人再次用英文嘀咕着,很显然那个金发洋人同意这笔交易。吴乾瞄准时机,果断从金发洋人手中抽出三十大洋,又从他胸前摘下一只怀表,俏皮说道,“钱货两清。”

两个洋人得了夜明珠,也不愿再多计较,索性赶紧蒙上眼罩,催促白毛带他们离开。

洋人离开后,吴乾立刻帮阿蛙解开绷带,夸赞阿蛙今天的扮相逼真。董大锤则看着手上的玉磬,有点怀疑道,“有钱,这洋人给的东西,会不会有问题啊?”

“东西我看不懂,但那两人的表情,绝对假不了!再说了,论卖假货,洋人怎么比得过我们!”吴乾一脸得意。

白事店角落里的储物箱中堆放着许多骨灰盒,而每一盒中,都装满了假夜明珠……

店外,白毛拉着两个蒙着眼的洋人还在原地转圈。吴乾忍着笑做了个撤离的手势,白毛点点头,拉着洋人一路走远。

街边还有人在帮着烧草放烟,营造白事街的阴森氛围。吴乾撕下脸上的膏药,示意众人收工。众人纷纷熄灭烟草,把各家招牌上的白布扯掉,露出本来的招牌——原来都是药铺、杂货铺等正常店铺。棚户区的纯良群众们,全都是小霸王吴乾的得力助手……

此时,白毛拉着两个洋人再度回到棚户区街道,黄包车停下,洋人摘下眼罩,看看面前热闹的街景,并没认出这是刚才来过的白事街,只顾欣喜地抱着夜明珠盒子,匆匆上了另一辆黄包车。

吴乾看着洋人远去的背影,得意偷笑道,“做戏做全套,明天上午八点,把花姐请来!”

花姐,人称花蝴蝶,身段紧致而丰腴,偏又喜穿紧身旗袍和细高跟,手中常持一把精致小扇,扇子和假睫毛同时娇媚煽动,看到她不心颤的异性至今还没有出生,不过——看到她素颜的异性大概都死了……

浓妆艳抹的花蝴蝶得意地展示自己的化妆箱,“我花姐给人化妆可是很贵的,有钱,今天这笔买卖你能不能成啊?”

“有花姐这个易容天后帮忙怎么会不成,之后给你个大红包。”吴乾满脸堆笑。

“红包就免了,不过最近剧院总有人骚扰我,讨厌得很,今晚八点我跟完妆,你来接我。”

“好嘞!还劳烦花姐多给我介绍几个剧院的漂亮小妞!”

片刻之间,花蝴蝶便将吴乾和董大锤打扮成了亲妈都认不出的模样。

吴乾看看镜子里的自己,不禁疑问,“花姐,我这看起来像洋人吗?不像啊!”

“我给你画的这叫混血!混血知道吗?真正的洋人还没你好看呢!”

化妆成混血洋人的吴乾和董大锤蒙上眼罩,上了一个“土夫子”的黄包车,带着从洋人那里得到的玉磬,去与真正的三叔交易。

黄包车一路奔向城外,几辆自行车远远跟着,带头的人正是一身巡捕打扮的卫乘风——吴乾的发小。周围越来越安静,黄包车终于停下,吴乾和董大锤摘下眼罩一看,正身处一个昏暗阴森的仓库之中。

“听说毛子拿走的东西,你们都能收到手,可以啊。”三叔冷冷地看着吴乾。

“那三叔您的东西呢?给我们验验货。”

“我从不验货,跟我交易,就要听我的规矩。”三叔一脸冷漠。

这套路吴乾再熟悉不过,但还是假装咬咬牙,做出一副视死如归的表情道,“好,江湖上说,三叔的货从来没有问题,我信你!”

“那你的货呢?”三叔笑了笑。

“不是不验货吗?”吴乾继续装。

“是我的货不用验!”

吴乾装作无奈,学着洋人的样子小心翼翼拿出玉磬。

三叔用放大镜将玉磬仔细观察一番,深知这是好货,脸上禁不住泛起笑意,示意助手再送两个贵妃夜壶给吴乾。吴乾接过贵妃夜壶闻了闻,一股恶臭袭来,禁不住揉鼻子,不小心把贴的假胡子揉掉了一半。

三叔盯着吴乾的脸,禁不住眯起眼睛,“我好像在哪见过你。”

“我,我千真万确是从南洋来的,混血!看着眼熟也正常。”吴乾躲避三叔的目光。

“吴法天!你是吴法天的儿子,三年前我就被你们骗过一回!”三叔提起盗墓铲就打吴乾。

吴乾眼见身份暴露,只得逃跑,但这一趟可不能白来,那玉磬看来真是好东西,吴乾欲与三叔争抢玉磬,却被三叔连连击退,千钧一发之际,突然,门打开了!

“巡捕!”卫乘风带着白毛等几个小弟举枪冲了进来,“你们被包围了!”

吴乾和三叔顿时愣住,只见窗外有火光,人影攒动,手上都拿着枪,随即传来一串枪声。

“哼,小巡捕,你今天放我一马,这里的东西都是你的。”三叔假装镇定。

“我不是小巡捕,我是,冷……”卫乘风努力回忆了一下,结巴道,“冷面捕神卫乘风!

吴乾扯着脖子挑衅,“你有种开枪吗?唬谁呢!”趁卫乘风不备,吴乾夺过卫乘风的枪,同时对三叔大吼,“快跑!”

话音未落,只听一声枪响,吴乾倒地不起,血流不止。三叔顿时吓得哆嗦,猛然跪倒在地。白毛立即带人上前,将三叔铐起来带了出去。

卫乘风走到吴乾的“尸体”旁,用手沾了一下地上的血,尝了一口,“有钱,你真是有钱啊,放这么多糖?”

吴乾一个打挺坐起来,也尝了尝自己身上的血浆,接着猛打董大锤的头,“放这么多糖,你钱多烧的啊!”

阿蛙走进来,“人都捆结实了。怎么样,我说的没错吧,”阿蛙晃晃手中的棍子,“拿根棍子在窗外比划比划,再放串炮仗,他们肯定以为是枪!”

吴乾笑了笑,看向卫乘风,“你们怎么这么半天才到?”

“不敢跟太近啊,怕被发现。三叔这个老狐狸,巡捕房都抓他多久了,根本拿他没办法。还是有钱你行,想到这种歪招。”卫乘风指指玉磬,“要是没这个,怎么能把他给钓出来啊。”

“赶紧带人回去领功吧!抓了这么条大鱼,你们老大可没理由再不提拔你了!”

“有钱……”卫乘风满目感激,正准备说些肉麻话。

“行行行,赶紧押人回去吧!”吴乾不想起一身鸡皮疙瘩,赶紧打住他的话头。

“集合!”吴乾回到棚户区,“兄弟们都过来集合!棚户区第一小霸王,天王老子找我也不换的有钱哥我,回来啦!”

几秒钟过去,周围并没有人响应。

“派钱啦!钱都不要啊!”吴乾一手提着钱箱,一手叉腰。

白毛、阿蛙、花蝴蝶等人瞬间从各家涌出,一路狂奔而来,从吴乾手中接过银元,不住地感激着他们的领袖小霸王。

“有钱,吃饭了……”白事店内传来卫奶奶阴森森的声音。

白事店的饭桌上摆满热腾腾的饭菜和好酒,“吃,腿。”卫奶奶掰了只鸡腿,放到吴乾的碗里。

吴乾叼起鸡腿大嚼,突然眉头一皱,“盐又放多了……”

“你说什么?”卫奶奶慢悠悠地问。

“我说……好吃!您这鸡腿在门口支个摊,十分钟,买鸡腿的人能排到北平去!”吴乾掏出三块银元放在桌上,“白事店的场地费,也是乘风的演出费。”

原来这是一出吴乾编排的大戏,目的就是为了抓住三叔这个土夫子,让耿直木讷的发小卫乘风立个功,从一个临时巡捕转正,在巡捕房有一席之地。

卫奶奶看到银元,颇不满意道,“六块,六块。”

“阿奶,别的事你都记不清,钱的事你倒是不糊涂,”吴乾又掏了三块大洋放到桌上,“乘风今天登场晚了点,害我多费力气,不过您放心,他这编外捕头当了三个月也是够久的了,这次转正后我会盯着他,保他平步青云!”

卫奶奶点点头,满意地收下银元,一粒一粒拿起花生米堆在吴乾的面前,“喏,给老吴。”

“别提了,老吴几个月都没回家了,等他回来,花生米都发芽了!”吴乾往嘴里丢了一颗花生米。

卫奶奶却仿佛没听到一般,“喏,给老吴。”

吴乾酒足饭饱回到家,不想娇俏歌女小桃红正等在屋内,吴乾不用猜就知道一定又是来找吴法天讨账的。吴乾懒得为他这个不着调的爹擦屁股,索性转头就走。

“吴法天不在,那你就是他儿子吴乾喽?”小桃红冲上去勾住了吴乾的脖子,“吴法天有才,取了个‘无钱’的好名字挡煞,我看你要是儿子,可以改名叫‘还钱’。我今天来是讨你爹在我们馆子里欠的酒钱、茶钱、听曲儿钱,他点名让我们来找你,听说你是你们棚户小霸王啊。”

“不敢当不敢当,吴法天这个老王八蛋,几个月不着家,倒是天天送些像姐姐这么美的姑娘回来,你说我又没钱,怎么招待好呢?”吴乾靠近小桃红,想要调情施以压力。

“没钱?那用肉偿啊。”小桃红毫不含糊,顺势将吴乾推在桌上,跨在吴乾身上,欲解他的衣扣。

    1. 都市热血小说

      无忧看书网为大家推荐好看的完结都市热血小说,都市热血小说一直是男性读者所喜爱的类型,贴近真实生活的大都市中发现着许多热血的故事,主角们为了梦想在奋勇拼搏,挥洒自己的汗水和热血。该类小说类型众多,包含黑道、兵王、校园、异能、青春等题材。...

    1. 民国恐怖

      民国恐怖惊悚小说主要以民国时期为背景,那个时期一部分人的思想刚刚从几千年的封建社会摆脱出来,与旧社会各种人事产生冲突,容易诱发悲剧产生怨恨。无忧看书网为大家推荐2019年最好看的民国悬疑惊悚小说在线阅读,让你看看那个特殊时期发生在民国大宅、民国学校等的诡...

    1. 电视剧小说

      现在越来越多的小说被改编翻拍成电视剧或电影,许多经典和热门小说被搬上荧幕后,其同名小说也备受观众关注。无忧看书网为大家推荐好看的,被拍成电视剧的小说,让观众可以更加深刻的体会故事中的人物,感受作者所表达的情感。...

    书友评价

    最新评论

    类似小说

    精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