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的位置:首页››男频››现实››万家诉讼(秋菊打官司)

万家诉讼(秋菊打官司)陈源斌-著

主角:何碧秋
由作者陈源斌所著的《万家诉讼》的主角是何碧秋,该小说主要讲述的是:村妇何碧秋因丈夫被打告到乡、县、市公安局,再起诉至法院.不屈不挠打官司讨个说法,最终获胜。
字数:8 万字状态:完本时间:2020-01-19 10:36
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

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

举报
举报本书
举报类型:
举报内容:
联  系 人:
联系方式:
  • 作品简介
  • 目录
  • 推荐阅读
  • 书友评论

由作者陈源斌所著的《万家诉讼》的主角是何碧秋,该小说主要讲述的是:村妇何碧秋因丈夫被打告到乡、县、市公安局,再起诉至法院.不屈不挠打官司讨个说法,最终获胜。

精彩阅读

睡到天亮起床,梳洗了,踩着一地银霜,过渡口来到乡里。李公安员门锁着,向别人打听,说上县开会,三两天不定回来。何碧秋站了一会儿,慢慢想到前天见面,李公安员漏说到曾和村长同过酒桌,直疑心两人头天做好了圈套,诱她去钻。左想右想,只有上县里告这一条路可走了。

从乡里搭上进城班车,下了车,满地的人。地上的霜已化尽了,出了冬日里少见的暖阳。车站几间旧房子看着眼生。旅客都不在站里避风,在站前空地上挤成一团。空地由一遭栅栏围着,各有一宽一窄的缺口,让人和车进出。她站住让胀胀的脑子松动了,慢慢辨认准东南西北,这才挤出栅栏,沿街往城里去。街不像七八年前见过的街了,多少食摊儿吆喝:卖馄饨的,卖水饺的,卖阳春面的,卖红烧杂碎的,卖熏烧兔头的,卖卤猪尾巴的……将路面挤得瘪窄。何碧伙向一位面善的摊主打听,这人勒细了嗓子笑道:“吃哦?”听清她问,一抹笑去,指一个地方,只见男的女的大剌剌地进去,便跟着也朝门里走,却被旁门里一位上岁数的人叫住:“进去要登记的,带证件了吗?”验过身份证,让何碧秋说了开头,插道:“你找错地方了。这是法院,公安局在街里呢。”何碧秋问:“怎么走?”答说:“笔直往前,右拐弯,再左拐弯,再右拐弯,大门里有一幢楼。你去一楼左手第三间,把诉状交给屋里的人,就是了。”何碧秋不解道:“什么诉状?”上岁数的人解释说:“就是控告别人的状纸呀?”何碧秋慌说:“哎呀,我怎的没带!”这人安慰道:“你不用着急,可以补一个嘛。”

一路过去都是买卖,锅碗瓢盆勺,油盐酱醋茶,身上头上脚上手上床上和脸面上的,吃的用的花的,述说不尽。拐弯走尽这条街,再左拐,却是一街毛线生意,满眼里鲜亮:杏红,桃红,肉红,土红,水红……铁锈红;柳叶绿,檀枝绿,墨绿……玉石绿。各种各样的黄,各种各样的蓝,各种各样的颜色。心思跟它并不搭界,眼却早花了。脱身拐过街角,差点撞到一个写字摊上。这字摊设在避风朝阳处,摊主戴副眼镜,留了胡须,一脸老气,正跟一个中年男子讨价还价:“若是家常书信、感谢信、表扬信、申请救济、请调报告,都能通融的。只是这代写检讨,一厘也不能减。”中年男子道:“不该这个价呀?”摊主说:“你骑车撞了人,还逃跑,被捉拿住,这张纸上不使出手段,怎么过关?你还不乖乖付钱!”中年男子拿着检讨书走了。

何碧秋看在眼里,询问一声,摊主答道:“可以!”铺开纸笔,这边讲完,他那边已写好了。

拿着诉状到公安局楼下,找到左手第三间,进门去,见屋里两个人穿着制服,捧着凹腰茶杯说话。何碧秋递过诉状,其中一个人接住看了,眉头直皱,递给另一个,看了也皱眉道:“这上面尽堆砌华而不实的词藻,又扣了许多吓人大帽子,主要事实经过,却陈述不清,是不管用的。”问:“你在街头字摊上写的吧?花了多少钱?”何碧秋说:“要四十,实付三十五。”两人相视一眼:“这阵子太忙,一放又乱了。真该挤些时间,把街头治安秩序好好整治整治!”

其中一个对何碧秋说:“你写诉状,应该找律师事务所呀。”何碧秋问:“它是干什么的?”这人说:“就是帮人打官司的地方。代写诉状,代理诉讼、辩护或上诉、申诉。原告,被告,刑事,民事,经济,行政,各方面,都可以的。”何碧秋问:“是公家的吧?”另一个插说:“我们政法口下属五个部门;公、检、法、司、民,司就是可法局,律师事务所又是司法局下属的一个部门。”何碧秋听罢,再请两人详细说了走法。

找到地方,见是一幢平房,大小五间屋。东西顶头两间门分别开在内走廊里,中间一副双扇式大门,门旁挂了三块招牌,一律白底黑字,字数多多少少,字迹也肥瘦不等。看这里气势,绝难比刚见过的法院、公安局楼房。看了一阵,问西顶头门里一个女的,这个女的把头埋在纸上也不抬,随手朝中间指指。何碧秋进屋去,见中门内三间没隔山墙,通做一厢大屋,放有几张办公桌,几只椅子,坐着几个人。问了一声,让她跟坐里墙角的一个人说话。

这人约摸三十小几,头上早添了些白发,捧住凹腰茶杯近前让座。何碧秋坐了,问:“怎么称呼您呢?”这人说:“我姓吴,叫小吴,叫吴律师,都行。”何碧秋叫“吴律师”,说了一遍。

吴律师问:“要不要聘请代理人?”何碧秋不懂道:“什么意思呢?”吴律师说:“就是当你的全权代表,一道出席各种场面,帮你说话,依法维护你的正当利益。”何碧秋问:“要付钱吧?”吴律师脑门皱皱道:“当然。”又说,“收费不归我们自己,上交国家。价目也是固定的。”拿出表格来看。何碧秋请他详说,吴律师说:“上面几项都是不变的。这一项,是指律师受聘后,外出调查、取证等等的车旅食宿一应费用,也由聘请人负担。”何碧秋问:“大约数目呢?吴律师道:“说不准。得看具体情况,实报实销。”何碧秋低头默想一回,算不准这里头的深浅,便问:“不请做代理人,单写一张诉状,行吗?”吴律师说:“当然可以。”

问了价目,便宜得惊人,这才认定被摊主骗了。按住懊悔,从头说事情,吴律师写好了,读一遍,加减几个字,誊写到一种格式纸上。何碧秋开过发票,银货两讫,赶到公安局来,早已下班了。

中午在食摊上吃一碗椒面,辣出一头汗。坐着等汗干了,太阳已挪过头顶了。顺街打问旅社,选定街角一家门面小些的,问一夜价钱,管登记的老头把头探出窗口:“开发票哦?”何碧秋问:“开与不开,怎么说?”老头笑道:“开票每铺一晚六块,实付四块,回去报销后,有两块进你腰包。不开票,一晚三块。”何碧秋惊讶道:“你是私人还是公家的?”老头说:“国家保护个体经营呀!”见她发愣,又说:“我店面虽小,被褥换得很勤,你看看再说嘛。”强邀着看了一遍,见地下和床上果然爽净。又碍店主热情,便付钱住定这里了。

那店主放下心来拉呱道:“大嫂你进城,有要紧事吧?”何碧秋说:“告状。”店主听罢问:“伤着要害没?”何碧秋说:“幸好没有,离也不远,好大一块紫血淤肿。”店主说:“也就罢了,不至于闹到公安局呀?”何碧秋说:“眼下将就也行,倒是想着日后呢。不把这个理扳平,我一家日后没法活。”店主同情道:“说的也是。”

巴到上班,到这边来,两个穿制服的前脚后脚到了。看了诉状、旁证和诊断书,惊讶道:“怎么是外省的区医院证明?”何碧秋回答了。两个人拿出簿本来,问几句,记到上面,让捺指印。捺过指印,两个人说:“你先回去,我们会处理的。不过,这几天有几桩急案需办,你稍稍耐心等候。”何碧秋应声出来。

出得楼门,仰脸被西斜阳光一刺,憋不住鼻孔窜痒,就打了个喷嚏。忽听有人叫,却是李公安员,问:“你上县了?王长柱付你钱了吧?”见她不吭声,惊讶道:“他竟敢不付?”何碧秋说:“我没说他不付,是说他怎么个付法。”李公安员听罢,评判道:“这个王长柱,真不晓事!”又检讨,“也怪我,当初应该三人抵面,手接手清帐,就没有这些话了。”何碧秋说:“现在扯破脸,结下子孙仇了。”李公安员说:“这个人哪,香的不吃吃辣的。”何碧秋听他口音向着自己,解释道:“我去乡里没找到您,才来县城,刚刚写了诉状递了。”李公安员正色道:“这是你的权利嘛。”说着,听见那边人叫。

何碧秋瞅见是刚刚收她诉状中的一个人,这人拿着茶杯去洗涮间倒了残叶,返回站在内廊问李公安员:“有个妇女刚走,是你地皮上的事呀。”李公安员说:“我也约略了解些。什么时候派人下去呀?”这人说:“局里哪里挤得出人手?”李公安员说:“其中一个当事人,就是那个村长,我有些熟悉,单对单说话抹不开面

子,你们至少要派个把人吧?”到这里,何碧秋想到听人家墙根不妥,赶紧退到大门口。

过会儿李公安员出来说:“好了,过几天你来乡里一趟。”何碧秋问:“是几天呢你说个准数。”李公安员说了,两人分手。

到了这天,李公安员办急案不在,由别人转交了一份县公安局的处罚裁定。何碧秋听上面的文字,仍是承担医药费、调养费和误工补贴三项,数字跟上回不相上下,心想:“转了一圈儿,岂不绕回来了?”见她愣着,这人告诉她李公安员说过,如果对裁决不服,可以提请上面复议。何碧秋听了,不再多说,回家将两头放足架子催了一半膘的猪,拉到江苏地面集上卖成钱,当作进城的花费。

何碧秋上城仍住这家旅店。去市公安局申请了复议回来,店主老头在窗口安慰她道:“反正这码事了,你别太急,下午空闲,去逛公园散散闷气也好。”何碧秋问:“说这七八年来,西南城墙下三五里水塘,都修做了风景,又造了一座祠墓,棺材是金丝楠木的。公园猜想决不是先前模样吧?”店主点头道:“只恨天不助雅兴,风飕飕的。”何碧秋说:“我们一年三百六十五日,不在乎这个。”

    1. 影视原著

      现在越来越多的小说被改编翻拍成电视剧或电影,许多经典和热门小说被搬上荧幕后,其同名小说也备受观众关注。无忧看书网为大家推荐好看的,被拍成电视剧的小说,让观众可以更加深刻的体会故事中的人物,感受作者所表达的情感。...

    1. 乡村言情

      乡村言情小说相比都市言情那种含蓄的表达方式来得更加直接火辣,无忧看书网这里推荐给大家2019年最新乡村言情小说在线阅读,让你领略不一样的乡村伦理文化,更有各种乡村女教师、乡村寡妇、乡村美妇...

    书友评价

    最新评论

    类似小说

    精品阅读